赫鲁晓夫没彻底白忙:玉米并未被废弃如今俄罗斯仍在大量出口

2022-09-29 01:42:28 来源:hth华体会官网登录入口 作者: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

  能源问题固然重要,但还算不上最紧急的那个,取暖可以靠抖(西欧的5月晚上还是冷飕飕的);加不起油,就骑自行车或者11路;但饭不吃,会要命的!

  近日,欧盟主席冯·德莱恩紧急喊话普京,要俄罗斯“立刻放行”数百艘被扣留在黑海的运粮船。

  然而,普京两手一摊——目前黑海遍布水雷,对运输船只来说,非常危险。我们这边拦停,也是为了你们好啊。

  如果不能及时“就位”,一度自诩为“富裕典范”的欧洲人,很可能就要直面饿肚子的风险了。

  “特别军事行动”后不久,欧洲的超市,就这样了。屯粮屯物资,可并非中国大妈们的独家爱好。

  长期以来,欧盟不但严重依赖俄罗斯的能源,在粮食上也得依靠俄罗斯和乌克兰。

  俄乌两国均为全球排名非常靠前的粮食出口大户。主要供应方向就是欧洲和中东地区。

  按照2021年度的数据,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出口国(有些年份是美国最大),而乌克兰则为第五大出口国,两国共同提供了世界19%的大麦供应,14%的小麦和4.5%的玉米,占到全球谷物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

  对,你们没看错,俄罗斯也是个重要的玉米出口国。赫鲁晓夫当年的“玉米运动”,并不完全是个笑话。

  事实上,1950年代前,在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广袤的土地上,玉米还是个比较少见的作物。

  直到赫鲁晓夫上任,把自己在乌克兰推广玉米种植的经验,套用在了俄罗斯身上。

  他之前担任乌克兰中央委员会的时候,曾经把农业生产搞得十分红火,尤其是结合乌克兰农民的耕种经验,创新出了“方形穴播法”,在乌克兰其他作物收成惨淡之时,玉米取得了大丰收,为其仕途增色不少,被称为“政治局里的农学家”。

  也正因如此,虽然赫鲁晓夫并不是乌克兰人(他老家在俄罗斯库尔斯克州的卡利诺夫卡村),但对乌克兰可说得上是一往情深。

  在他眼中,玉米是个巨大的“宝藏”——能一条龙地解决人类的粮食、副食和动物饲料。

  于是,1953年9月的中央全会上,,赫鲁晓夫结合自己多年的经验,正式提出了大面积播种玉米的议案。

  跟人交谈或者开会的时候,他甚至会直接从兜里掏出一根玉米,然后用兴奋和痴迷的神态大谈特谈。

  为了配合的指示,农机制造部门加紧设计机械化播种的专业工具,科研部门加强了育种及优化改良,食品加工部门随之开发了多种玉米类配料;甚至乌克兰还成立起一个专攻玉米的研发机构,农业部下属单位创办了一份刊名为《玉米》的科学杂志....

  从1954年开始,赫鲁晓夫不断号召苏联的广大知识青年去西伯利亚和中亚地区“开荒”,来实现“玉米强国”的伟大理想。

  第一年,就有10万城市青年为了“玉米强国”,自愿奔赴西伯利亚和远东垦荒。

  同时,玉米也走入了苏联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铺天盖地的海报都在热情地宣传——吃玉米好处多,玉米食品美味又营养。

  苏联还专门拍摄了电影《玉米魔法师》,被各大影院排循环播出;一些晚会的舞台上,也争相出现了玉米造型的cosplay舞蹈……

  就这样,在的全力督促和激情指导下,1950年代末的苏联,有将近1/6的播种面积种植了玉米。

  期间,他特意去了爱荷华州,在那里参观了以种植玉米而驰名的“加斯特农场” 。在农场主手拉手的引导和讲解下,他还悉心了解到了很多有关杂交技术的常识和用青秸秆喂养牲口的新知识。

  这时候,虽然苏联农业发展速度很快,但也只是基本解决了“吃饱饭”的问题,苏联的动物制品产量与消费量都与西方差得很远,这让赫鲁晓夫很不满意。

  人民如果不能轻松吃到肉蛋奶这种显著提升生活质量的东西,又怎么能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呢?

  在他看来,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还得靠玉米,玉米简直就是改变现状的“灵丹妙药”。

  带着4500吨美国玉米种子回国后,赫鲁晓夫对这个“神奇的作物”更加痴狂。

  在那段岁月中,玉米的种植面积和产量,也成了衡量地方官员“政绩”的主要参考。

  苏联的很多领土,除了沙漠就是寒带地区,玉米再怎么不娇气,这样的环境也很难活得下来。

  然而,为了紧跟中央号召和体现地方政府政绩,1960年代初的时候,连北极圈内的楚科奇半岛(下图红色的位置),都被“开发出”了玉米地。

  原本专注渔猎,坐在哈士奇拉着的雪橇上放飞自我的楚科奇人,被强制安排到集体农场里做农民,种玉米。

  很显然,由于气温低或者干旱,光照条件不足,很多推广出去的玉米地几乎不结“棒子”。

  但地方政府为了巴结上司、体现政绩,不管基层实际情况,经常谎报产量,甚至出现过偷偷进口外国玉米补充产量的欺骗手段。

  与此同时,为了完成上级的硬性指标,很多原本的小麦、甜菜基地,也被强行种上了玉米,挤占了大量其他农业资源,搞得早已解决了的基本口粮问题,又开始紧张起来。

  以至于苦不堪言的苏联老百姓私下给赫鲁晓夫起了个外号“古古鲁沙”,也就是“玉米棒子”的意思。

  1964年,苏联的“玉米热”,随着赫鲁晓夫的“被退休”,惨淡收场,成了一个世纪笑柄。

  甚至,在勃列日涅夫执政的早期,出于政治站队的考虑,玉米成了一个公开场合题谁都不愿提及的“敏感词汇”。

  但以现在的眼光看,让赫鲁晓夫在死后还能狼狈不堪的“玉米运动”,其实并不算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

  如今的南俄平原和高加索山区(比如,车臣人就酷爱吃玉米饼)以及远东边疆区的黑土地上,仍旧飘扬着玉米穗,持续出口东亚和欧洲地区,为俄罗斯换取大量外汇。

  当年的玉米产量不给力,除了气候环境的客观因素,在一些地区,也存在着主观操作方面的问题。

  比如,很多地方干部为了追求政绩,没有为农民做好适当的技术准备和知识培训,就强行要求他们种植玉米。结果,农民们压根就不懂得如何正确的种植和收割,导致损失惨重。

  几轮种植下去了以后,他们才逐渐摸索出来了经验方法,并把赫鲁晓夫时代的玉米地延续至今。

  说到这儿,很多人可能都产生这么个疑问——为何苏联的粮食要进口,而丧失了东欧粮仓的俄罗斯却能大量出口农产品呢?

  其实,粮食出口不一定代表其内部粮食富足有余,粮食进口也不意味着其能力有限产。像印度,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稻米出口地,却也同时拥着庞大的饥饿群体;而咱们中国,则为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进口国。

  苏联进口粮食而俄罗斯大规模出口粮食,主要和其特殊的政策环境和发展模式有关。更何况,农业科技和机械化水平也在不断进步。具体的,这里就不多赘述了,否则还得再写至少两千字。

  另外,还有人会问,赫鲁晓夫自己就是村里出来的,怎么就搞不清楚,苏联有的地方并不适合种玉米呢?

  老实说,苏联地域辽阔,气候差异相当大。苏联农村,是个外延很大的概念,而赫鲁晓夫熟悉的“农村”却是一个外延很小的概念。

  比如,在1950年-1952年期间,赫鲁晓夫被调入中央后,就亲自在莫斯科的自家花园中种了玉米,还和附近的奥哥辽沃村集体农庄进行了两次小规模的美国“斯特尔”杂交水稻的试验,效果都非常理想。

  特别是奥哥辽沃村集体农庄,原本是一个连续垫底“拖后腿”的单位,种了玉米后,次年就拿了好几个先进,成为受到中央高度评价的励志典范。

  所以,农村人出身的赫鲁晓夫如果熟悉农业生产的话,也只熟悉他生活过的那个位于南俄平原的“农村”和自己曾经任职的乌克兰“农村”。

  就是说,赫鲁晓夫可能知道苏联的土地适合种什么,却并不清楚“不适合”种什么。

  调查的样本太少太窄,再加上官僚主义浮夸风,这就导致了,他当年的迷之自信。

  1971年9月6日,已经“被退休”多年的赫鲁晓夫心脏病复发,在去医院的路上,汽车驶过一片玉米地时,他还不停的念叨着:“种得稀一点,收可以收获多一点。”

  其实,玉米变成了赫鲁晓夫的一个梗,也离不开苏联体制下的一大特点,那就是——放大领导人的力量。

  所以,当带头大boss特别靠谱的时候,苏联一日千里丝毫不是问题,领导人也被塑造成了英明的伟大领袖;

  反之,当大boss出问题的时候,错误也会被随之放大,则不免遭遇后到人无尽的耻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任泽平:iPhone 14可能是苹果帝国盛极而衰的标志,苹果粉们该醒醒了

  中铁工业:出口盾构机/TBM销售采用人民币、欧元、美元或项目所在国货币等多种货币进行结算

  Model Y升级到2022.24.8之后发生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不知如何解决

  特步千金嫁给九牧大公子了,千金这么矮,看来真是只有身高是有钱也改变不了的!

  生物育种、乡村治理、农业智能装备...教育部发布12个新农科人才培养引导性专业

  教育部:为缓解疫情导致的出国留学受阻,中外合作办学累计录取近10000人

  苹果改口,Apple Watch Series 8 和 SE 2 均支持蓝牙 5.3

上一篇: 鲁西南记忆—玉米往事(梁雅朗读) 返回 下一篇: 快乐消暑当可口可乐遇上无人机灯光秀空中未来:创意棒棒哒